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王毅新年访非传递了什么重要信息?五国合作项目有哪些?

非洲是国际合作大舞台,不是大国博弈竞技场。此行传递“四个坚定支持”!

当地时间2021年1月5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阿布贾同尼日利亚外长奥尼亚马共同会见记者。有记者问:当前国际上对中非合作有一些议论,认为中国在非洲影响力日趋上升,同其他国家在非洲开展竞争,请问对此如何看待?

王毅表示,中非友好经受了风云考验,历久弥坚。早在非洲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时期,我们就是生死与共的战友,结下了深厚友谊。在非洲发展振兴经济时期,我们又是合作共赢的伙伴。中国对非援助从不附加政治条件,更不干涉非洲内政。在非洲遭遇重重困难时,中方更是感同身受,第一时间伸出援手,提供帮助。中非合作论坛成立20年来,中非贸易额和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存量分别增长了20倍和100倍。中国在非洲修建了超过6000公里的铁路、6000公里的公路、近20个港口、80多个大型电力设施,援建了130多个医疗设施、45个体育馆和170多所学校,向非洲48国派遣医疗队队员2.1万人次,诊治非洲患者约2.2亿人次。

王毅说,中非合作成果已经遍布非洲,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显著变化,为改善非洲人民生活做出重要贡献。中方为此做出的不懈努力不容抹黑,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医疗队员为此付出的艰辛汗水不容无视。今天的中非合作已经成为国际对非合作的先锋,带动了其他国家更加重视非洲,纷纷加大对非洲的投入。这对非洲是件好事,中国作为非洲的朋友,也对此感到高兴。

王毅表示,中方始终认为,非洲应当是国际合作的大舞台,而不是大国博弈的竞技场。支持非洲发展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各国应当在尊重非洲主权、倾听非洲声音的前提下开展对非合作,发挥各自优势,形成有效合力,为非洲人民的福祉多做好事,多办实事。中方将继续秉持真实亲诚理念和正确义利观加强对非合作,也愿就此同各方开展对话交流。中非合作从来就不是封闭和排他的,中方愿积极推进对非三方或多方合作,共同为促进非洲和平与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


王毅谈新年访非传统和此行传递的“四个坚定支持”

当地时间2021年1月5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阿布贾同尼日利亚外长奥尼亚马共同会见记者。有记者问:你为什么冒着疫情风险坚持访问非洲?此次访非主要有哪些目标?

王毅表示,中国外交有一个好传统,那就是外长每年年初都要先访问非洲。中方希望以这一实际行动,体现中国对非洲的高度重视,体现中国与非洲兄弟之间牢不可破的友谊,体现中国对非洲各国发展振兴的坚定支持。今年尽管有疫情,但这一传统已经坚持30年了,风雨无阻,初心不改,不应中断,不能退缩。非洲国家也期待中国朋友的到来。中方愿克服疫情带来的困难,继续坚持首访非洲,与非洲共克时艰、共促合作、共谋未来。

王毅说,我此次访非包括尼日利亚、刚果(金)、博茨瓦纳、坦桑尼亚和塞舌尔五个国家,旨在对外传递中国和非洲携手同行、打造更加紧密命运共同体的四点明确信息:

首先是中国坚定支持非洲抗击疫情。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非洲对中方抗疫给予了有力支持,我们不会忘记。中方也向非洲53个国家和非盟都提供了抗疫物资,以解一些国家燃眉之急。特别是去年6月习近平主席倡导举办了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为双方携手战胜疫情提供了重要战略引领。中方愿落实好峰会成果,继续向非洲有需要的国家提供医疗物资援助,派遣医疗专家组,开展诊疗经验交流,推进对口医院合作,建设好非洲疾控中心总部项目,提高非洲公共卫生应急能力。同时中方致力于实现疫苗在非洲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助力非洲人民早日战胜疫情。

第二是中国坚定支持非洲加快经济复苏。中方愿同有需要的非洲国家建立人员往来的“快捷通道”,有序推进在非洲重大合作项目的复工复产,加快推进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帮助非洲稳定经济、保障就业、改善民生。中方祝贺非洲大陆自贸区正式启动,愿支持非洲一体化进程。我们也将鼓励中资企业增加对非投资,支持非洲推进工业化,早日实现自主可持续发展。

第三是中国坚定支持中非合作提质升级。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但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果的整体落实率已超过70%,对非“八大行动”成效显著,尤其是产业促进行动、设施联通行动、健康卫生行动和人文交流行动受到非洲热烈欢迎。今年双方还预定举行新一届论坛会议。我将与非洲同事们探讨如何确保北京峰会的目标如期实现,圆满收官,并共同为新一届论坛会议做好准备,推动后疫情时期中非合作朝着更高质量、更加惠及民生的方向发展。

第四是中国坚定支持非洲提升国际影响。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非是天然的合作伙伴。面对进入动荡变革期的国际形势,中方愿同非方及时就重大国际地区问题加强战略沟通,高举多边主义旗帜,维护发展中国家共同利益,反对外部干涉,捍卫公平正义,推动国际秩序向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

王毅:中尼达成七点重要共识

当地时间2021年1月5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阿布贾同尼日利亚外长奥尼亚马共同会见记者。

王毅说,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体、人口最多的国家,有着重要的国际和地区影响,始终是中国在非洲高度重视的主要战略合作伙伴。

王毅表示,今年中尼两国将迎来建交50周年,这是一个继往开来的重要年头。50年来,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化,中尼两国坚持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相互支持,走出了一条团结振兴之路。2019年中尼双边贸易额达到建交之初的1900倍。双方在铁路建设、自贸园区、本币互换、卫星发射等领域合作硕果累累,走在了地区和国际合作的前列。事实证明,中尼合作有着强劲的内生动力,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共同利益,已经成为中非合作和南南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王毅说,站在新的历史节点,双方应当传承并弘扬中尼友好传统,开启两国合作更加辉煌的下一个50年。我刚刚同奥尼亚马外长举行会谈,就此深入交换意见,达成七点重要共识:

我们将继续加强抗疫合作,坚定相互支持,直至彻底战胜疫情;我们将建立由两国外长牵头的政府间委员会,统筹推进两国各领域互利合作;我们将推动中国构建新发展格局和尼日利亚新国家发展计划更紧密结合,深化双方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我们将大力推进重点项目建设,助力尼日利亚加快工业化进程,提升自主发展能力;我们将不断拓展合作空间,打造数字经济、绿色经济新亮点,实现多元化发展;我们将深入开展军事安全合作,提高尼日利亚维护国家安全能力;我们将密切国际地区事务协调,践行多边主义理念,维护发展中国家共同利益。

王毅表示,我们相信,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尼战略伙伴关系一定能开辟更广阔的未来,为非洲的和平发展,为世界的稳定繁荣作出更大贡献。

外长新年首访的这5个非洲国家,有哪些合作项目?

1月4日,中国外长开启第31年新年首访非洲。此次访问5国分别是位于尼日利亚、刚果(金)、博茨瓦纳、坦桑尼亚、塞舌尔,分别位于非洲西部、中部、南部、东部和印度洋海域。


今年中非双方还将召开三年一度的中非合作论坛会议,因此此访也将为未来三年的行动计划凝聚共识。


那么中国和这些国家在哪些领域有合作,未来又有哪些新的合作前景?


尼日利亚:非洲第一大经济体


尼日利亚位于西非,人口超过2亿(2019年为2.01亿),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共有250多个民族。


尼日利亚目前是非洲第一大经济体(2019年GDP为4753亿美元),经济总量全球排名第26位。


同时,尼日利亚也是非洲第一大石油生产和出口大国,欧佩克成员国之一。因此,石油业是尼日利亚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尼联邦政府财政收入的85%、国内生产总值的20%~30%来源于石油行业。


不过由于国内炼油能力较低,仍有85%左右的国内成品油消费需依赖进口。


除了炼油业,其他领域产业发展也相对滞后,电力供应严重不足,据外交部资料显示(数据时间截止2020年10月),现有装机容量1040万千瓦,实际最大发电能力507万千瓦,仅不足四成家庭通电。钢铁行业,全国有3座钢厂,年产量仅1万余吨。


尼当前正着手制定《2050年尼日利亚议程和中期国家发展计划(MTNDP)》,根据新计划,尼日利亚将于2030年前使大约1亿尼日利亚人摆脱贫困。


根据世界银行预测,到2050年,尼日利亚人口将超过4亿,成为仅次于印度、中国的世界第三大人口大国。应对人口过快增长,促进就业与经济发展问题成为尼日利亚未来发展的头等大事。


因此,在石油、基础设施、脱贫等方面,中尼之间有着较大的合作空间。


目前,尼是中国在非洲的第一大工程承包市场,领域涵盖铁路、公路、房屋建设、电站、水利、通信、打井等领域。


刚果(金):世界原料仓库


刚果(金),全称刚果民主共和国,位于中非,全国共有8134万人(2017年),也是个多民族国家,全国有254个民族。


联合国公布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2019年GDP为473.2亿美元。农业、采矿业占经济主导地位,加工业不发达,粮食不能自给。


不过自然资源丰富,素有“世界原料仓库”和“地质奇迹”之称。全国蕴藏多种有色金属、稀有金属和非金属矿,其中铜、钴、工业钻石、锌、锰、锡、钽、锗、钨、镉、镍、铬储量颇为可观,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铁、煤、黄金、银等储量也很丰富,还有白金、铅、磷酸盐、硅酸盐等。


很多中国矿企,如紫金矿业、洛阳钼业、金川集团等都在当地有合作项目。


比如,全球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铜钴矿产资源之一的Tenke Fungurume 铜钴矿,洛阳钼业拥有65%的股权。根据洛阳钼业公告,Tenke拥有超过2800万吨铜和300万吨钴的资源量。其中钴在锂电池、飞机发动机、永磁性材料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


世界第五大铜矿的卡莫阿—卡库拉铜矿,紫金矿业拥有49.5%的股份。


全球第二高品位的地下活性铜矿Kinsenda,金川集团拥有77%权益。


在经贸领域,2015年1月起,刚97%输华商品享受零关税待遇。2019年5月,刚中央银行批准人民币进入刚外币流通体系,并授权有关商业银行在刚开展人民币结算服务。


博茨瓦纳:不想只卖钻石


博茨瓦纳是位于非洲南部的内陆国。2019年人口230万,GDP183.41亿美元,是非洲经济状况较好的国家之一。


钻石业是其经济支柱,产值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畜牧业是传统产业,制造业落后,旅游业近年来发展较快,成为新兴产业。


中博两国签有贸易协定。2019年,中博双边贸易额为3.19亿美元,同比上升7.67%。中方主要出口纺织服装、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等,主要进口的则是钻石。


不过博茨瓦纳驻华大使莫图西·帕拉伊在去年3月份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坦言:“我们不想只卖钻石,也想升级产业。”


农业是很多博茨瓦纳人赖以生存的基础性产业,但目前博茨瓦纳的农业现代化水平还不高,希望通过与中国的合作提升博茨瓦纳农业发展水平,帕拉伊说,“2018年莫克维齐·马西西总统访华后,博中两国在很多领域的合作加速推进,我们正在探讨将博茨瓦纳牛肉出口到中国的可能性。”


帕拉伊还希望中国企业到博茨瓦纳投资。


坦桑尼亚:将向中国出口大豆


坦桑尼亚位于东非,同样也是个多民族国家(126个民族),全国总人口为5910万(2018年),GDP仅为636.58亿(2019年),是联合国宣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和其他国家类似,坦桑尼亚矿产资源也非常丰富,水力资源丰富,发电潜力超过4.78亿千瓦;森林面积约4400万公顷,占国土面积的46%,出产安哥拉紫檀、乌木、桃花心木、烤树等。


去年10月,央视曾报道了中国带去的农业技术帮助当地人摆脱了“吃饭靠天收”的困境。


2011年,中国农业大学的专家们带着中国种植技术走进坦桑尼亚莫罗哥罗省的小村子,帮助当地村民提高粮食产量。第一年,接受中国专家指导的农户们收成就增加了3-5倍。


不过在去年10月26日,中国与坦桑尼亚达成协议,开始从该国进口大豆产品。在此之前,埃塞俄比亚是唯一向中国出口大豆的非洲国家,但也只占中国进口量的一小部分。


基础设施、资源开发、农业、制造业、旅游等领域也是两国合作的重点领域。去年12月15日,习近平同坦桑尼亚总统马古富力通电话便提到了这些合作领域,此外马古富力还表示,愿加强治国理政经验交流。


塞舌尔:独立第二天就同中国建交

塞舌尔位于马达加斯加岛东北度的印度洋海面上,全国总人口只有9.8万,GDP17亿美元。

塞经济以旅游、渔业和少量手工业为主。塞渔业资源丰富,鱼类产品位居出口商品首位。


旅游业则是该国经济第一支柱,创造七成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2013年,中塞双方相互免签。


不过在中塞贸易中,几乎全部为中方出口,中方仅进口少量海产品。


塞舌尔1976年6月29日独立,第二天(6月30日)便和中国建交,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发展顺利。


中国从1977年起开始向塞提供各种援助。为塞援建了司法大楼、议会大楼、标准局大楼、国家游泳池、安塞罗亚莱医院、综合工艺学院、蒙弗勒利中学、拉扎尔湾小学及幼儿园、格拉斯小学和幼儿园等30余个项目。


目前该国唯一一所综合性大学塞舌尔大学,成立于2009年,前身便是中国援建的综合工艺学院。


在全球疫情依旧肆虐的当下,抗疫方面的合作也是王毅此次出访的重要话题之一。去年8月下旬,习近平主席在与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通电话时承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的发展中国家将优先获得中国生产的COVID-19疫苗。



编辑:
信息来源:外交之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